乡村小说网 > 狗亚app官方 > 道姑翾楚 > 第三百四十一章:覆水难收
    那志说:“嘿嘿怎么样,靓妹,你长得这么漂亮,跟上这两个子在这里混日子,降妖除魔,简直是太可惜了,要不你就勉为其难,做我女朋友吧,你看我只要人才有人才要相貌有相貌,要家财万贯就有家财万贯,我告诉你吧,我要是结婚的话,我姐姐肯定要给我买车买房吧,我们以后的生活根本就无忧无虑就是王子童话般的,过日子呀!呵呵,怎么样?你考虑一下吧……”

    翾楚且这子如此猖狂,这么不要脸,费尽心机,就是想要在这里啃他姐姐的骨髓,他妈的世界上怎么有如此不要脸如此,厚颜无耻之人嘛,就想到了诸葛亮骂死王朗那一段。我自己有诸葛亮那样的口才的话,一定能把这子骂的体无完肤,万箭穿心而死。

    只可惜自己在上,口才如何,就算也能把他骂得体无完肤,万箭穿心,可是自己来这里是解决问题的,并不是和他浪费口舌的,如果真的和他浪费口舌的话,那岂不是自己也中邪了吗?他中邪了,自己,还能够跟一个中邪的人一般见识?那自己岂不是也太幼稚了,太过可笑了吗!如此这般的安慰了一番,翾楚总算是把心中的压了下来。

    翾楚说:“对不起,少爷,我对你这种的男人一点兴趣都没有,对了我年龄还,根本不适合婚嫁,我们俩之间只是雇主和做事的法师,这样的不碍事,根本没有其他一点点的牵扯,你也就不要胡思乱想了!”

    “切,本少爷还从来没有被人拒绝过呢,哪个女孩子见了我不是上赶着想要,爬进我家哪怕当个保姆也不错呀!,你这妞倒是厉害,居然不给本少爷面子,一出场就把我把来了个下马威,你是欲擒故纵吧,想要让我更加注意到你的与众不同,所以故意给我来一个反方向的计策?我束手就擒对你另眼相看,哈哈哈哈,你这丫头还真是有点手段呀,没想到你年龄这么,还和那些一般的庸脂俗粉不一样,居然还有点见识有点手段,这还真得对你刮目相看呀!”

    翾楚听见这王志在这里说的这一番言论,可算是把相处闹得恶心死了,他心想着,在心里呕吐不止,也不想跟这家伙在一般见识了,让他说吧,这种人就是爱自己上床的,你若不让他说的话,他会拒绝的,哦你看看也不让我说,还不就是为了讨好我,让我多尽见识见识你的能耐吗?不跟他说看他怎么办,再说了这种人根本就没有必要跟他一般见识,如果自己和他一样这种狗咬狗的形式,那自己岂不是也跟他一样像条疯狗一样,见到女人就胡乱法情。

    翾楚不说话,那李子轩见这志,大嫂的弟弟也太厚颜无耻了,居然在这里调戏起了自己请来的姑娘,这姑娘已经被自己看上了,怎么能是他能随便侮辱得了的呢?再说了这个女孩子根本和一般的女孩就不一样,怎么能听得了她这种胡言乱语,污秽之气,玷污了她的圣女光环。

    李子轩站起来道:“志,你最好收敛一点,你这是在跟谁说话呢?这姑娘是我请来的客人,她我是我朋友,你对他不尊重就是对我不尊重,再说了,我哥的财产也不是你随便忽然败家的,你最好是能把这立场站稳,把话说清楚,你若是想自生自灭不想活的话,我们大家也没必要陪上你在这里陪你送命吧,你想死就死,关我们的屁事!看在我大嫂大哥的面子上,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,我会给你请个人给你好好看病,你还真把你自己插根葱当了大象了,到现在还不知道你的立场,眼看都快死的人了,你看看你这和德行敢调戏人家法师,你子也真是够厉害啊!”

    那少妇一看这,叔子一下子生了这么大的气,火都不行,心想着自己是弟弟,说话也是举措呀,怎么能在人家叔子在的情况下就说这种大逆不道的话呢,那人家怎么想我们姐弟俩啊,唉,自己有了这种弟弟还真是丢人现眼呀,如果要是不与自己老公知道了,他回来了岂不是觉得更加丢脸,到时候自己的脸往哪搁呀?这是简直是要把自己给逼死呀!

    那姐姐只得站起来,安抚叔子说:“子轩,你看在他们面子上就不要跟他一般见识,他还只是个孩子,你怎么能听他胡乱语乱语了,再说了他现在不止还是个孩子,他还是个病人呀,他病的也不轻,你要是听他胡言乱语的话,那岂不是中了他的气吗?你就看在大嫂和大哥的面子上给我一点面子,今天说什么也要让这些法师给猪看看病,看好了的话我让他给你赔礼道歉,你看怎么样,我也知道我们姐弟俩来到你们家配不上你们家,我也配不上你哥,但是哥们你哥的垂青,他对我们姐弟俩照顾的都很好,谁知道我这不生气的弟弟又被鬼缠了身,他以前不这样说话,你以前见了他他也不是这样的人呀你就看在他以前好的份上,看,在大嫂对你也还不错的份上,好好的安抚一下你朋友,让他们帮我弟弟看看病,等好了一切都好说,就算是到时候你们家里面像我弟弟给你们丢人,像我们脱离你们家的话,到时候我带着我弟回老家去,再也不给你们太麻烦,你看怎么样到时候也让你大哥得到了解脱!”

    这位姐姐说到动情处,说着说着就哭的,泪流不止,无法忍住泪水,呜呜咽咽的,好不伤心,好不难过呀!

    就是,其他人都感受到了这种悲凉,他们姐弟俩无依无靠那种可怜的样子,这时候反而显得那个一直想说话,确实有点过分了,再怎么样人家夫妻俩两口子都愿意这样去待见她弟弟,他李子轩,那个叔子他又有什么话可以说的,这么扎实,让人家大嫂下不来台呢,这时候想的林子祥就有点太家子气,太不是个东西了。

    李子轩,也是,我觉得我自己说错了话,可是覆水难收,说出去的话,可是跟嫁出去的姑娘一样,根本就说不回来,后悔也来不及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