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 > 狗亚app官方 > 猎奇之安魂愿 > 七十六章 雨神宫
    梁武守在炉鼎旁,没有说话。就连他头顶的那个残魂都安静没有动弹。

    花狸笑着道“既然这样,那我就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瘦弱的道士立即唤住花狸道“你进雨神宫喝过药了吗?”

    花狸一脸疑惑的看着瘦弱的道士,又看着面色暗沉的梁武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梁武道“喝了。”

    瘦弱的道士深深的叹息了一声道“也好。”

    花狸看着梁武面色暗沉,心中有些了然,道士口中的药应该不会是什么好药,要不然梁武也不会是这样的饿神情。花狸平静的道“我先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瘦弱的道士看向花狸道“一个时辰后再送点柴火进来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花狸淡定的应道,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梁武看着花狸离开的地方,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。

    瘦弱的道士看向梁武道“你闻到香味没?”

    梁武摇了摇头,道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道士笑着道“或许仙姑说的是真的,药要成了。”

    梁武低下了头没有说话。头顶上的残魂转过身,脚尖对着花狸离去的那个路口。

    花狸似有所感,回头看了一眼残魂。残魂腰身弯下对着花狸深深鞠了一个躬,花狸不明所以的看着那半截身子。残魂转过身对着炉鼎坐了下来,没有在做任何的举动。若是以前她能听出他所言,成人后,看见鬼魂,你若是不开口,从脸上的神情她还能猜出一点。这半截身子无脸无口又无手,那还猜个魂啊。

    花狸摸着地道,慢慢悠悠的走到了上次停留的地上,按开土墙上的机关,花狸一脸平静的走了上去。莲花宝座里的十来个道士都回头看着从里面走出来的黄皮男子,面色瞬间都冷了下来。

    花狸对上十多双眼睛,一脸的懵懂看着道士们道“这是哪?”

    十几个道士立即都像花狸围了过来,气氛瞬间变得紧绷,每个人都是一脸警惕防备的看着他。一个道士严声质问道“你从下面上来,不知道这是哪?”

    花狸脸上露出歉意的笑道“我第一天来,想挑个近一点的地方上个茅房。”

    “做什么的?那个殿堂里的?”道士严厉的问道

    花狸看向问话的道士,声的道“我也不知道我是哪个殿的,只知道是在你们脚下地道里送柴的。”

    几个道士眼神才松懈了不少,看着花狸没有说话,围着花狸也不让花狸离去。

    不一会,眼睛的道士走出来,道“雨丰仙姑说放他走。”

    道士们这才散开了,回到了各自的位子。眼睛的道士一脸严肃,警告的看着花狸道“没有下次了,你赶紧走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兄弟了。”花狸笑眯眯的对着眼睛道士道。看着站成一个圈的道士们,每个人眼睛透过莲花的缝隙看着正殿外面的一切。花狸抬头看着白色的顶部,眼里一片暗光闪过道“雨丰仙姑在上面吗?”

    眼睛的道士警惕的看着花狸道“这不是你该问了。想要活命就赶紧离去。”

    花狸立即笑着点了点头,道“我这就走。”

    眼睛的道士一副防备的模样看着花狸离去,这才道“雨丰仙姑下了命令,这个人在莲花座里再出现,就直接结果了。”

    十个的道士回头看着眼睛的道士应道“知道了,头儿。”

    眼睛的道士点了点头,回到了原来的位子。

    花狸回到地道里,像另一个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咚!咚!咚!

    赵言白听闻声音看着窗户,对着还在闹别扭的张天灸道“是不是有人在敲窗户?”

    张天灸看都没有看赵言白一眼,背对着赵言白。

    赵言白摇了摇头,俊秀的面上有些无奈。不知道这个脾气会闹多久,张天灸还是第一次和他闹这么久。

    咚!咚!咚!

    赵言白看着窗户道“你要是不去开窗户,能不起身把你的榻挪过去点,别挡在我的床前?”

    张天灸黑着脸,一脸的不开心,从榻上起身,去打开了窗户。看着窗外的人,瞬间被吓的身子像后一退。

    赵言白看着张天灸的反应立即问道“天灸,怎么了?”

    张天灸看向赵言白说不了话,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赵言白见着张天灸理他了,立即笑了,道“没事就把窗户光上吧。”

    赵言白话音刚落,就看见窗户上搭上了一只滴着水的手。赵言白瞬间面色一白,立即跑过去,拉开张天灸道“水鬼?”

    张天灸淡定的摇了摇头,眼里微暖的拍了拍赵言白拉着他胳膊的手。

    花狸探出头,蜡黄的脸上都是水珠,三两下爬了进来。

    赵言白一脸防备的躲在张天灸身后,看着花狸蜡黄的脸,身上滴答着水。眼里有些惧怕,壮着胆子问道“你是何人?”

    张天灸看着花狸,面色淡定。

    花狸笑看着赵言白,擦了把脸上的水道“你的老板。”

    赵言白一愣,瞬间松开张天灸的胳膊,跑到花狸的面前好奇的道“老板?你怎么变成这样了?”

    花狸笑了笑道“张天灸他娘送的药。”

    从怀里掏出药瓶丢给张天灸道“听说这个药只能维持十二个时辰,我留了一点,剩下的给你了。”

    张天灸接过药瓶,看都没看,直接转手给赵言白。

    张夫人给她药的目的,是想让她交给张天灸的。他娘要是知道他看都不看一眼,直接给了他挚友,会不会气的直接杀进雨神宫?

    花狸笑看着拿着药瓶闻着的赵言白道“去把你画的那副图给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赵言白一听立即去把画拿出来放到了书桌上。赵言白看着浑身水的花狸道“老板我去找个帕子给你擦擦。”

    花狸笑着道“不用,说几句话我就走了,我还有活要做。”

    赵言白一愣,瞬间反应过来,诧异的看着花狸问道“老板进雨神宫了?”

    不该啊,老板现在这么有钱了,怎么会来雨神宫做事?会不会是因为要救他?赵言白想到此,一脸感动的看着花狸。

    花狸指着赵言白画的那个莲花道“雨丰坐着的莲花里共有十三个缝隙,里面有十三个人,每个人站着一个缝隙,看着都看着外面的一举一动。这些人换岗应该是六个时辰一换。你想要出去,只能在她出去游街的时候跑了。”

    赵言白看着那朵莲花没有微皱,十三个人,难怪会把他们看得死死的。赵言白抬起头看向花狸道“天灸上次趁着雨丰出去时,试了一下,被人打了回来。”

    花狸沉思了片刻道“雨丰没有和你们定下婚期,就还有时间可以再想办法。”

    听闻婚期,赵言白面色有些奇怪,心翼翼的看了一张天灸,张天灸直接黑下了脸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