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群女飞了过来,围住了王硕,其中几个自觉姿色不错的女子,更是用骚气十足的呻吟娇滴滴的道:“这位圣人,您这是要来采购么?我们给您带路怎么样?”

    说着,这几个女子,就要欺身过来,贴近王硕,王硕皱眉,身子一偏,躲了过去。

    这一躲,让着几个女子扑了个空,略显有些尴尬,看着王硕,再度轻柔的问道:“圣人您这是怎么啦?难不成嫌弃我们不成?或者……您觉得我们一个不够,那几个也可以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好几个女子都嘻嘻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唯有一个身穿素雅长裙的女子,站在后面,想要上来也不是,不上来也不是,僵直着身子,半天没有动静。

    而那几个艳丽的女人,这又再次的伸手,口吐兰香,媚眼如丝的扑了过来。

    王硕冷哼一声,再次一躲,其中一个女子更是险些跌倒在地,若不是最后反应过来,有法力支撑着,怕是就要掉进港口后面的海水里了。

    就在一群女子前扑后拥的时候,天边再次闪过一道流光,一个身穿金袍,浑圆宽胖的中年修士,落在了港口,绽放出了圣人后期的修为!

    一群女子看到这人,都是惊喜的喊道:“是风云商行的二老爷,他怎么来了?难道是准备在这里选址开店么?”

    这些女人,看到了这个浑圆宽胖的中年修士,再也不看王硕一眼,而是冲向了这个修士,走远后,还忍不住嘀咕道:“装什么装,还好刚才没跟你,不然错过了偌大的机缘!”

    等这群女子全都散去,围住了那个浑圆宽胖的中年人,王硕才看向了旁边一直站在原地的素雅长裙女子,问道:“你怎么不去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做不来他们这般。”女子无奈的低下了头,叹了口气,甚至有了放弃继续做这份工作的打算,这样的工作,真的不适合她。

    而且那些女人,还做一些不正当的勾当,实在不堪入目。

    “算了,反正我也不打算继续做下去,哎,这种事情,不适合我。”女子越说越是失落,最终神色暗淡的向着港口后面的街道走去。

    看着女子的背影,王硕问道:“你可愿给我当一回向导?”

    “啊?可是……可是我不那啥的啊。”女子一愣。

    “呵呵,要要是真想怎么样,刚才就选那些女人了,还等你?”王硕不屑,虽然这个女人有几分姿色,但却还入不得王硕的眼。

    更何况,到了他这种身份,这种层次,想要什么女人没有?偌大的混沌珠,一声令下,就算是整个大陆,最美的女人全都抓过来,也不是问题。

    只是他不喜欢这样罢了。

    “真的么?真的不用……陪你睡觉?”女子摸了摸自己的头。

    王硕也懒得解释了,沉声道:“带我去这里消息最灵通的地方,我要找个人。”

    来这里,一是为了等云界的天道,将其杀死吞食法则。

    二是寻找宇轩,他记得,那徐姓老者,和那个叫焱妃的女人,曾经说过,宇轩出现在了这方世界,而且呆了很长时间。

    这里应该会有关于宇轩的消息!

    而女子则是一口答道:“这里要说什么地方消息最灵通,怕是就只有天影阁了,天影阁内,汇聚着云界所有探子,任何人得到了什么消息,都可以去天影阁贩卖,获得或多或少的赏金。”

    “天影阁?就这个地方吧,你带路!”王硕道。

    “好,这边走……”女子一边走,一边自我介绍道:“我叫岑雪萍,生在海岛,修炼也是在这海岛,是这个海岛土生土长养育的,就住在港口附近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王硕只是应了一声,对这女子的事情,并没有太多的兴趣了解。

    一路上,岑雪萍说了很多,但王硕都是‘哦’‘嗯’之类的回答,就没有其他了。

    岑雪萍似乎也不擅长聊天,说着说着,就变得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好在天影阁就在不远处,她只能尬聊了几句,指着一个黑溜溜,朴素的门口道:“这里就是天影阁了,别看破破烂烂的,到了里面,可是别有洞天。”

    随着她的话,两人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刚进去没多远,里面出现了几条岔道,顺着左边的一条,来到了最里面,一个富丽堂皇的大厅,出现在了眼前。

    大厅的门口,守着两个青年,见到了岑雪萍,明显认得她,忍不住笑道:“呦嚯,这不是雪萍么?没想到你也能接到客人,你不会也要陪那啥吧?”

    说着,两个青年忍不住笑了起来,岑雪萍她们这一行的潜规则,大家都是众所周知。

    而岑雪萍则是低着头,咬着红唇,没有吭声,默默的领着王硕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这两个青年还想再说几句,但是刚迈出脚步,却不心撞到了王硕,虽然感知到了王硕乃是圣人初期的修为,但他们浑然不惧,因为没有人敢在天影阁闹事!

    天影阁内,可是坐镇着三个半步至圣的存在,来闹事的人,死了一波又一波,却没有一个能够幸免的。

    两人甚至还想转头呵斥,可当他们转身的时候,对上的,却是一双冰冷的眸子,那双眸子看起来很平静,没有丝毫的变化,甚至脸上带着些许温和。

    可就是这样一双眼睛,让两人顿时感觉头皮发麻,汗不敢出,惶恐的不自觉退后,直至王硕走远了,两人还是傻愣愣的站在原地,惴惴不安。

    最终。

    两人恢复了些许胆气,对视了一眼,望着王硕离开的方向,左边的青年忍不住道:“刚才这人的眼神,有些诡异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确实诡异,而且吓人。你见过这么吓人的眼神么?就算是三位阁主,也没有让我们生出过这种感觉,还好刚才我们没有呵斥,否则怕是要出事了。”右边的青年也是呼出一口气,心中庆幸的同时,也暗骂自己得意过头了。

    能来这里的,出得起钱的,那一个不是有能耐,有本事的人?怎么可能是他们能够招惹的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