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好一个雄鸡一声天下白!这幅本来平平的画因为你这一句才得以大放光彩。”

    有人击掌赞叹。

    张重听着从后面传来的声音,感觉好笑,这人好大的口气,竟然说这样一幅画是平平之作。

    等他转头看去,却是一愣,说话那人他认识。

    其实也谈不上认识,不过之前在江阳有过一面之缘。

    “何院长?”张重略带惊讶道。

    何如初听到眼前这个年轻人叫出自己,也是有些惊讶,“我们认识?”

    张重笑道,“之前在江阳有幸见过一面,何院长事务繁忙,想来也不记得我了。”

    何如初上下打量了一遍张重,又看向后面的胡慧芳他们,等他看到芃芃的时候,眉毛一挑道,“哦,我想起来了,这位朋友的画给我留下的印象挺深。几位是到燕京旅游么?”

    “嗯,听到这边有画展,就顺道过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何如初点了点头,又道:“你刚才说的那句雄鸡一声天下白应该是你自己的吧。”

    他之所以这么说,是因为他画了这么多年雄鸡,关于写雄鸡的诗词读过无数,却从来没有读过这一句。

    如果这是以前就有的,这么有气势的一句诗他不可能没有听过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有感而发。”

    张重没说直接说这句诗是自己写的,不过听在何如初耳中就是肯定的答复。

    何如初抚掌说道,“没想到在这熙来攘往的商厦里面竟然卧虎藏龙。”

    “何院长过誉了。”张重谦虚道。

    “我有一个不情之请。”

    “何院长但说无妨。”

    “我想在我的这幅拙作上题上你刚才说的那句诗,你放心,我绝对会在题跋后面写上你的大名,而且我还会支付一定的费用。”何如初说道。

    “费用就算了,何院长要是想用,只管用就是了。”张重笑道。

    何如初摆手道,“你不用觉得不好意思,我用你的东西,支付费用,这是理天经地义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张重想了想,说道,“既然如此,我就不推辞了,何院长要是想用,支付我一元华夏币即可。”

    何如初一愣,随后哈哈大笑起来,“好好好,一元就一元,现在我就支付给你。”

    说完他还真的就从口袋里面掏出一元硬币来。

    张重接过那一元钱,笑道,“承惠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稍等,我去要来纸币,现在就把这题跋写上。”

    老头办事风风火火,跟张重他们说了一声,就走到边上找了工作人员。

    没过一会儿,就有工作人员搬来一张方桌,把画拆出来,然后又弄好文房四宝。

    何如初蘸好墨水,准备书写之前,问道,“不知贵姓名?”

    “张重,弓长张,重量的重。”张重答道。

    何如初拿笔的手顿了一顿,随后又盯着张重看了一会儿。

    最后他将毛笔往张重手里一递,“既是你的题跋,理应由你来写。”

亚博体育怎么下载     何如初听到张重这个名字的时候非常惊讶,但是张重的样子他只是在新闻报纸上看过一眼,本来印象就模糊,而眼前这个男子还戴着墨镜,他也没有办法确定倒是是不是那个张重。

    所以他下了个决定,把毛笔交给年轻人。

    假如眼前这人真是张重,大概率会接过毛笔。而如果对方只是个普通人,一般情况下肯定会推辞。

    张重笑了笑,上去接过毛笔,不用何如初说,他直接挥毫在空白处写道:

    零落栖迟一杯酒,主人奉觞客长寿。

    主父西游困不归,家人折断门前柳。

    吾闻马周昔作新丰客,天荒地老无人识。

    空将笺上两行书,直犯龙颜请恩泽。

    我有**招不得,雄鸡一声天下白。

    少年心事当拿云,谁念幽寒坐鸣呃。

    张重

    题于庚子年甲申月乙未日

    这一篇行草写就,旁边的何如初看得双目放光。

    他是国画大师,在书法一道也算是有些见解,而眼前这字如龙飞腾,似凤起舞,既有流水之涌动,又有疾风之劲挺。

    最关键的是这首诗,整体抒情为主,却灵活地运用了主客对白的方式,引经据典,却又分属宾主。

    张重的现代诗他看过,却没想他在古诗一道也有如此造诣。

    他的这首诗,跟那些靠拼凑词句的“所谓诗人”不同,整首诗看似随意,但是每一句都不多余。

    高明的诗人,说话就像是作诗。话说完,诗也作成了。

    或者说,诗作完了,话也说明白了。

    他肯定就是张重!

    何如初觉得“张重”是个理所应当的答案,因为只有张重这样的人才能拥有如此才气。

    但是这样理所应当的答案,却又是令人无比惊讶。

    一个人的才情到底能达到什么地步?他到底是如何做到如此全面,而且每一面都能做到巅峰?

    看完这首诗,再看旁边的雄鸡,何如初甚至有一种感觉,自己这个雄鸡,配不上这首诗。

    他画“雄鸡”已经有二十余年,放眼全世界,也找不出一个人能在画“鸡”这个方面超过他。

    眼前的这幅雄鸡唱白图虽然只有寥寥几笔,但是这背后却是数以几万记的草稿。

    在何如初家里有一间房子,堆着一大堆的废稿,都是他这些年画的。

    都说台上一分钟,台下十年功。

    何如初为了这寥寥几笔说消耗的时间和精力,是常人难以想象的。

    但是即便如此,他依旧觉得在这首诗面前,他的雄鸡也需要低下头颅。

    就在那么一瞬间,何如初的心中似乎有什么东西忽然破了。像是一层薄膜,他从未发现,却在这个时候,突然出现,又突然破裂。

    当薄膜破裂之时,何如初的脑海又变得清明,再看向眼前这雄鸡的时候,又多了一些明悟。

    这个发现,让何如初感到十分震惊。

    他没想到,自己竟然突然突破瓶颈。

    而这个瓶颈,连他自己之前都没有察觉到。

    是啊,能察觉到的瓶颈是因为曾经看过自己未曾达到的世界。

    如果鱼儿连水面都没有跳出过,它们又怎么知道自己头上有一层水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