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 > 亚博国际娱乐平台 > 拳镇仙武 > 第四百七十三章 念叨
    青藤学宫,墨织雪如今除了练武,就是翘首以盼,等着墨语一行人返回。

    这个天大的好消息,她早就憋不住,透露给了所有人。

    就算是那些与墨织雪有过一面之缘的人,瞧见她每天挥之不去的喜色,也会笑着问一句有什么好事发生。

    墨织雪如果想搭理,就说一句我师傅来了。

    如果不想搭理,就回两个字,你猜。

    其实在学宫的这些日子里,如果有时候燕雀有有事,墨织雪就会四处闲逛,这么几个月下来,除开人迹罕至之处和一些儒家前辈静修之地,其实墨织雪都走过了一边,见过了许多各种各样的年轻学子。

    其中同辈之人也是不少。

    年纪如她一般,能够进入学宫的,放在世俗王超,也是个不可多得的读书种子。

    在墨织雪空暇时候闲逛学宫期间也发生过一些她觉得有意思的事。

    比如说芳页书院的年轻人中有个名为志勤的清秀少年,在一群人的鼓励下,跑到她身边,将一张纸交到她手中。

    然后她回过头,看见那人耳根通红,灰溜溜跑到了人群中躲了起来,可好像又要看看她事什么反应,所以在人缝中露出一只眼睛。

    当时墨织雪就觉得那人扭扭捏捏,像个女子一样。

    然后瞅了一眼纸,上头是一句诗,叫什么“未曾相思见相思,相思入夜盼月明。”

    纸很一般,风采更是一般。至于其中的意思,她好歹读过那么些书,也懂一点,当时墨织雪只是手掌一碾,白纸成灰,被一口气吹散。

    见到一群人唉声叹气,那个少年面色惨白,墨织雪咧咧嘴,“婆婆妈妈的,有什么事就当面说。”

    然后呢,一群人窃窃私语,最终将那少年推出来。

    等了许久,少年文绉绉说了一句,“姑娘英姿,在下仰慕许久,每逢入夜,魂牵梦绕,心神往之。”

    墨织雪哦了一声,“你喜欢我啊?可惜,我不喜欢你啊。”

    她指了指自己,“我呢,不讨厌书生。但每天哀这个,叹那个,什么心情郁郁,青丝牵绕,无法自拔啊什么的,我看着就烦。不巧,你就是这种。”

    墨织雪潇洒转身。

    “那那我改了之后,你可以喜欢我么!?”

    面色惨白如纸,身子有些颤抖的少年突然看向那抹动人心弦的背影,大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可以!”

    其实墨织雪想说,那人年纪轻轻,不好好读书,成天就惦记着风花雪月之事,难成大器。还问她能不能喜欢他?

    怕是脑子有毛病还没好哦。

    当然,其实那人还算稍微好一些,有些人只能偷偷瞧着她,正眼都不敢看,那些人就更不用说了,不只是想着风月之事,连一点胆子都没有,除了一无是处,也没别的词可以形容了。

    在墨织雪掰着指头数日子,看师傅多久回来的时候,书院中的琳琅则正与闻人茉萱讨论着什么。

    相比起自己师姐,琳琅无疑要低调太多。

    每天早上来书院,既不是第一个,也不是最后一个,傍晚离开时,也同样如此,所以琳琅出落的越加水灵,却也越没有什么存在感。除非是投过目光,亲眼看到她,才会恍然。

    学宫中,年轻学子不乏血气方刚之辈。恩,这是墨织雪的说法。若是落在诸位君子口中,应该就是不服管教,顽劣不堪之辈了。

    在学宫,墨织雪名气之所以不,其实有大部分都来自于同那些人比试。

    文斗武斗都有。

    武斗,不用说,墨织雪一只手就可以打十几二十个。

    既然手上功夫不行,那些人就想法设法让墨织雪文斗,有比试书法的,诗词的,也有围棋、乐曲等等。

    期初墨织雪输多赢少,但为了找回面子,文斗过后就武斗。而那些胜过她的人,最后都只有一个下场,鼻青脸肿。

    打闹,许多君子都看在眼里,也是乐见其成。

    把那些崽子打怕了,指不定就会用工读书,何乐而不为呢。

    墨织雪有名气之后,有许多人都知道墨织雪有个朋友,一个韫图书院的燕雀。

    自然而然,燕雀就多了好些朋友,恩,虽然是有些居心不良的朋友,不过在她看来,总算是一个好的开端。

    夜玫母女作为精魅,如今修为大涨,不仅不惧学宫浩然之气,反而是能够裨益修行。

    当年对某个少年的非分之想,如今看来,自然是可笑之极。

    两人心中只是想着能安心修行就好,其他的并不奢望。

    对于女儿时常愣神,夜玫看在眼里,并未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有些话,说与不说,其实不太重要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等到临近学宫,慕凝烟一行人身后远处依旧有许多剑修隔山眺望。

    也不见慕凝烟有什么动作,只是她体内剑意在须臾间充盈整片天地,让那些修士被剑意侵入体内,只能待在原地,以自身剑意消磨抵挡。

    每人修为不同,慕凝烟的剑意也有轻有重,那些人若是挨得过去,自身剑道当然可以拔高一大截,可若是挨不过去,跌境事,剑心破碎,恐怕从此与要剑修“划清干系”。

    “得了好处就快滚,难不成要我一个个请你们喝茶?”

    无论那些修士有没有祛除体内剑意,全都灰溜溜跑了。

    慕凝烟并指在身前一划,虚空裂开一道缝隙,她一步跨入,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楚莹瞪大了眼,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苑霜叶说道:“只是以剑意破开虚空而已,等你十境的时候,自然也可以做到。不过她不仅破开了此处虚空,还跨越了光阴长河,逆流而上,在同一时间抵达了另一处天地。十一境的时候,倒是可以试试看。”

    楚莹垂头丧气,“十一境?那不知道要等到何年何月去了。”

    素聆星并不关心这些,相比起什么虚无缥缈的十一境,她觉得自己要做的就是将如今的修为不断打磨淬炼。

    “姐姐去找陆子衿去了,我们先去学宫。”

    只有当慕凝烟不在的时候,苑霜叶才会称呼她为姐姐,两人在一起的时候,她一向都直呼其名。

    刚一踏入学宫大门,在门口一边看门,一边读书的依旧是那日墨语与苑霜叶碰上的那个中年儒生。

    见到苑霜叶的身影,那人先是一愣,随后看到跟在苑霜叶身后的素聆星二人,以及被两人一左一右“守护”着的墨语。

    中年儒生眼睛都快瞪出来了。

    我的个乖乖,这是坐享齐人之福啊!

    要说以前他是羡慕对方,现在的话更羡慕了!

    “唉,哥,哥!”

    他传音,声呼唤墨语。

    见到墨语看来,他使劲招手,让墨语过来。

    “哟,这位老兄,咱们又见面了,还在看那些书?”

    墨语走进,双手撑在桌上,俯下身子一看,却不是之前的那些“有辱斯文”的书籍,而是正儿八经的圣贤书。

    墨语挑了挑眉,给了对方一个眼神,然后笑着道:“稀罕呀。”

    中年儒生老脸一红,“以前那些书,早就不看了”

    “是不看还是不怎么看,这可就只有你知道了。老哥,有什么事就说吧。”

    中年儒生看着安静等着墨语的三位绝色女子,眼里的羡慕都快要化成水流,流淌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那个”中年儒生有些不好意思的搓了搓手,然后低声问道:“你看老哥我现在孑身一人,现在还找不到一位红颜知己,而哥你这个,我就是想问问,有没有什么心得什么的赐教赐教”

    “哦,原来是这事啊,这个简单!”墨语拍了拍中年儒生的肩,“老哥,在这儿守着,心上人可不会从天上掉下来,收拾收拾妆容,换件合身的衣裳,去凡俗人间走一遭,保证你抱得美人归。”

    临走之前,墨语说道:“老哥,事成之后,记得请我喝喜酒啊!”

    不过一句话,中年儒生茅塞顿开,对啊,这学宫后辈看得上自己的几乎没有,与自己平辈的早就嫁人了,我天天待在这儿看大门,别说是女子,就是男子也没见着几个。

    “哥兄台,以后若是成了,我一定请你!”

    墨语头也不回的摆了摆手,表示自己知道了。

    几人没走多久,墨织雪就已经等在去往闻人茉宣两人院子的路上。

    不过除了她自己,身边还有一个人。

    “织雪,你的师傅什么时候来啊?咱们都等了好久了”

    “雀儿,你怎么这么没有耐心啊,你不是说想看看我师傅么,这可是大好机会呢。”

    两人正说着,墨织雪好像察觉到了什么,突然转头。

    “师傅!聆星姐姐,楚姐姐!”

    燕雀顺着墨织雪的目光看去,第一眼就看见了最前方的白衣青年。

    墨织雪蹦蹦跳跳走到墨语身边,先是对燕雀说道:“雀儿,这就是我师傅了。还有聆星姐姐,楚姐姐,两个都是很厉害的剑修呢!哦,这位,大名鼎鼎的苑剑仙!”

    她扯住墨语的袖口,指了指燕雀,“师傅,你一定猜不出来她是谁。”

    墨语想了想,“嗯照织雪你这么说,看来这位姑娘应该与咱们以前遇见过的一些人有关咯”

    墨织雪撇撇嘴,“臭师傅,不许猜了!”

    “这位就是燕双兮姐姐的侄女,燕雀。”

    被墨语几人看着,燕雀感觉自己局促的似乎连呼吸都不太会了,“燕雀见过二位姐姐,苑剑仙,还有墨叔叔”

    最后三字,燕雀声音低若蚊蝇。

    “我?叔叔?”

    墨语指着自己,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素聆星和楚莹面面相觑,最后掩嘴娇笑,花枝乱颤。就连一向喜怒不形于色的苑霜叶脸上也多了一丝笑意。

    燕雀眨了眨眼,脸颊微红,声道:“织雪说您是燕姑姑的朋友,所以我改叫您叔叔”

    “别,还是叫哥哥吧,这个叔叔什么的,总感觉有些别扭。”

    “不成不成!如果雀儿叫师傅哥哥,那我不是平白无故她一辈么?”

    墨语一巴掌乎在她脸上,“各论各的,互不相干。”

    见到这一幕,燕雀抿嘴轻笑。

    这下她相信墨语和墨织雪两人是师徒了。

    随后墨语同燕雀聊了聊燕双兮的事,不过有些意外的是,燕雀对燕双兮知之甚少,因为燕双兮很少回家,燕雀离开中洲之前,只能在每年佳节,燕双兮回家之时远远看到燕双兮。

    因为只要燕双兮回家,拜访燕双兮的络绎不绝,能从她们家门口,一直排到城门外。而那些人至少都是本城或是附近城池中有名气之人,尽管燕双兮的身份高的非比寻常,也还是每时每刻都会接待上门拜访的客人。

    之后墨语没有多问,不是不想,也不是不好奇,纯粹是他每多问一句,都会有两只手不知从哪儿伸出来,在他腰上扭伤一扭。

    快到闻人茉宣她们院子时,燕雀同几人告辞。

    墨织雪撇撇嘴,有些遗憾。

    这么听话的一个侄女,如今不翼而飞,实在是有些可惜呐。

    不过她转过身,又开始炫耀起来,“师傅,最近几个月我都有好好修炼,相信用不了多久,我就能成为五重天的高手了。”

    墨语点头,“看来织雪已经准备出去闯荡江湖了,为师很是欣慰啊。”

    墨织雪眼睛一转,“那在那之前,咱们是不是要先离开瀚海洲,回去中洲啊?”

    “你留在这儿继续修炼不好么,有夫子在这儿,我也可以放心一点。”

    墨织雪皱了皱眉。

    “师傅,我怎么觉得你有事瞒着我啊?”

    “有么?”

    “有!”

    难不成师傅突然良心发现,舍不得我了么?应该不可能吧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的是,墨语如今正在与素聆星几人密谈。

    如今既然知道有人在算计他,那如果墨织雪一人离开,就算身边有九境的蛟龙傍身,也指不定会被人算计,所以如今之际,就算墨织雪要独自游历,最好也是在瀚海洲,这样慕凝烟和夫子都能照拂一二,而不是从中洲开始游历,惹来某些人的窥探。

    墨语对墨织雪说道:“回中洲的事以后再说,等夫子她们商量之后,咱们再决定去哪儿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,如果回中洲了,我还要去找燕姐姐呢,到时候如果能找她切磋的话,那就更好了”

    “对了,师傅,你说如果燕姐姐这几年又突破的话,你们两个谁厉害呢?”

    “恩,肯定是师傅你厉害,没的说!”

    墨织雪一人碎碎念,众人却听得津津有味。